纪录片《母亲•力量》

浏览:452 发布时间:2016-03-09

 

        5月10日,四川时代神画影视广告有限公司精心制作的个人传记片《母亲·力量》顺利完成。这部影片辗转成都、重庆、大竹、南充四地采访拍摄,耗时一个多月,倾注了摄制组全体成员大量心血,在母亲节前一天(老人的生日),当我们看老人数百名亲友在观看这部影片,不少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时,我们心里也黙默地祈福:愿天下母亲幸福安康,长命百岁!
       《母亲·力量》讲诉了一位老人七十年的人生岁月,其中不仅包含她农村时的艰辛生活、教育子女的伟大母爱,以及修佛后的无私善行,从她的故事里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平凡妇女的坚强、勇敢和智慧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

        5月11日,南充天来大酒店内高朋满座,鼓乐声声,来自全国各地的亲友们带着祝福向一位老人恭贺七十大寿生日。这位老人名叫王长贵,由于常年修佛,她的脸上尽是慈祥与安然。她的一生并无可歌可泣的惊天伟业,最大的功业要数培养出一群功成名就的子女,凭着他们的孝心,衣食无忧、安享晚年。
       寿宴在一片热闹喜庆中开始,然而,现场突然响起几声抽咽声,再看现场的嘉宾也是表情黯然,沉浸在浓浓的伤感中。原来,一则关于老人的传记片将所有人的思绪带到了数十年前,跟着老人一起亲历了那些不忍回顾的艰辛岁月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二)

        3月27日,在温江的一座庄园内,作为纪录片的制作单位,我们策划组见到了老人的小儿子安总。他很健谈,说母亲即将迎来70岁生日,儿女们想为她制作一部传记片。安总为我们讲述了老人年轻时的许多往事,也把片子的定位做了更明确的阐述。老人一共有四个儿女,其家人都在重庆,因此,安总希望我们能前往重庆听听家人的意见。虽然决定仓促,时间紧迫,但为了寻找更丰实的线索,我们第二天便赶到了重庆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三)

        3月28日,重庆天来大酒店,安总和他的两个姐姐及父亲同我们一起畅聊了三个小时。他的父亲,年界八旬,虽口齿含糊,但记忆依然清晰。在他眼中,妻子是一个能吃苦耐劳的人,按照他的话说那就是下得“坡栏”啊。安总的姐姐们对母亲当年的艰辛都记忆犹新,每每说到母亲的伤痛处,还几度落泪。在他们眼中母亲是一位受尽生活磨难,却心怀大德的人。
       听过安总和其家人的讲诉,老人的形象逐渐清晰,但只能算有形无魂,为了了解到亲历者的所思所想,我们决定赶往老人的住所。


  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四)

        3月29日,凌晨六点,前往大竹的采访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。由于老人是虔诚的佛家弟子,晨钟暮鼓,三拜九叩必会按时完成,所以我们只有赶在老人的课间休息时分与之见面。
       穿过大竹县的市区,经过几公里路便到达此行的目的地——净土寺,听说老人已经在这座寺庙里住了四年之久,摈弃繁华利禄,潜心修佛,四年来,老人身体反倒比以前健康了。在那个庄严神圣的殿堂里,我们与老人第一次见面。她的确是一个平凡的母亲,这是我们对她的第一印象。幽静的净土寺,鸟鸣和着禅音,让人心绪安宁。老人隐匿在人群中,心无旁骛的祈祷诵经,我们不忍打扰,便随手拍了许多她念经祈福的画面,作为备用素材。经念完了,老人和我们一起回到她的起居处,得知我们的来意后,她不情愿的讲起了那段辛酸含泪的日子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五)
       老人哭了,她的儿女们也哭了。在这个大喜之日,在数百位来宾面前,看着生平往事一幕幕闪过眼迹,即便乐天知命的人,也会激起心中涟漪,感概万千!
       感动,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这部片子,该算成功吗?
       其实,在片子制作之初,我们就抱着让观众狠狠感动一番的想法,但在具体制作时,这个想法又被我们否定了。我们认为片子的基调可以是温馨感动,但绝不可以煽情过度,把老人的辛酸往事当成赚取眼泪的筹码,我们不该这么做。那这部片子究竟该怎么做,怎样才能算成功呢?我们带着疑问继续寻访老人的心灵秘社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六)

        4月4日,我们摄制组“牺牲”了清明假期,陪同安总及家人一起来到南充市西昌县界牌村,这是老人生活了四十余年的地方。她的童年、青春从这里开始,她的辛酸、磨难也在这里经受。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这是一个静谧的小山村,剥离了城市的浮华,扑面而来的春风,青葱翠绿的麦草,无不让人感受到清新和温暖。几步间,我们来到安家大宅。这是一栋保存完好的老宅,足有三层楼高,想必当年这里住的是一个大家庭,也印证了那句话:“儿多父母苦”。推开安家老宅的大门,屋内陈设已不复当年,但那张熟悉的床,那辆完好的谷风车,只要安静的出现在镜头里,必定也能唤起当事人的丝丝回忆。
       当我们还在安宅内探访时,父老乡亲七嘴八舌的讲起老人曾经的艰难生活。她们多是老人的同辈,虽说的是老人的苦,其实也是在说自己的苦,那一代人,哪有不苦的?
       由此,我们基本明确了影片的制作思路:苦,要说,但不能尽说;母爱,要传,还得兼顾传承的教义;善心,要弘扬,需得站在众生的高度,否则就失了本片的意义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七)

       当天,我们从南充赶回成都,立即开始撰写影片的脚本。
       在大竹寺时,我们便为片子想好了片名——《无量》,取自佛经《无量寿佛》,一方面蕴含着佛意,另一方面表现母爱无量,正好贴合。然而,看了这篇文章的标题,想必大家也知道我们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名字。一则因为老人不愿擅自称颂无量,二是老人身上那股向善的、不屈的、勇敢的力量才是后代子孙们最好的榜样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八)

        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带着事前找好的女演员和拍摄团队,辗转于南充、西充和重庆之间。女演员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女孩,长相清秀,和老人年轻时颇有几分相像。她穿上那个年代的衣服,十足的农村妇女模样,再背个背篓,拿把锄头,朴素勤劳的气质尽显无余。
        母亲的角色定了,但还差五个孩子的扮演者,于是我们临时起意,在当地物色了五个年龄合适的小孩。第一次见到摄制组,好奇的孩子们倒是很乐意来玩票儿一把,就连他们的父母也跟着忙上忙下,整个片场,好不热闹。
拍摄期间,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有那群令人“闹心”的孩子,还有村民们的热情和周到。不论是道具的筹借,还是角色的扮演,他们都不遗余力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九)


       至此,所有采访拍摄结束了,我们的工作转入后期制作阶段。经过一个星期加班加点的努力,我们用最快的速度交出了样片,其后,经过不断完善,终于顺利制作完成了一部优秀的影片。
       虽说的这般云淡风清,其中的波折却只有制作人员才知道。
       七十年的人生,已经可以有一个盖棺定论的总结,但这无关乎平凡或伟大,对子女而言,母亲是比佛主还要无量宽怀的人,对其他人而言,王长贵是一位值得尊敬并学习的老人。明白了这一点,《母亲·力量》就算成功了。 (策划部  彭春梅)

  • 有染 剧照

  • 七月光辉 剧照

  • 女检察官来自2036拍摄 剧照

  • 嫁个好男人 剧照